水笔笔芯

原来你也在这里

当我们谈愿赌服输的时候,我们谈什么:

这是一场不能自拔的轮回。

一个筹码,一间赌厅,一张黑桃A。

赌局浩繁,勾心斗角,局中之人步步为营,身心皆尘。

随着剧情的层层铺展,误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了边缘。

然后,峰回路转,误会解开了,死结解开了。 

 “不要紧,世界没有很大,我的命还很长。”

世界很大,大到每天都有无数次的擦肩而过。世界也没有很大,因为他的命还很长,不早不晚,只要跨出那几步,便是求仁得仁。

“这几步路,周泽楷仿佛走了一生一世,他像一只归巢的倦鸟,把自己走得暖和过来了。”

几步很近,因为只差几步他即可任愿望随波逐流标记他,得到他。因为只差几步,他们的嘴唇也没接触,也没告别,爱恨疯长,交错相叠。

几步很远,因为只差几步,他就能把他推入万丈深渊,让他万劫不复。因为只差几步,他就承受不起,满盘皆输,再漫长的生命也是遥遥无期。

半年加上四年的时间组合成的过渡是全文中最使我感动的。

“我突然不明白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半年的时间里,曾经生生死死,起起伏伏的感情烧得只剩一片空白,一潭死水。

可是,幸好,幸好。幸好郑乘风的信来得如此及时。幸好,幸好,嘎然而止的感情终究死灰复燃,在空白中破后而立。

四年的时间里

可是,幸好,幸好。幸好神迹发生了,失而复得,劫后重生。幸好,幸好,有一些辜负并不会持续太久。

最后终于迎来了结尾,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正确形容结局给我的冲击。

“脸上一痒,他才有了触觉,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,欠了四年的眼泪跌下来,无声无息地陷进围巾里。”

长达九年的感情,有爱有恨,有失望,有辜负,有纠缠,有怨怼,有隔阂,有成全,有退让,种种情思不断沉淀,不断升华,再次酿合在一起寻找到出口,凝结成泪水,将那些苦苦求而不得,将天涯海角的距离,将聚聚散散都冲洗得干干净净。

“水来,我在水中等你;火来,我在灰烬中等你。”[1]

 世界那么大,他一直在寻找你。

 世界那么小,他一直在这里等你。

真是好一场愿赌服输。

感谢乐子大大的愿赌服输,感谢那么好的故事,感谢所有的得偿所愿。


[1] 摘自洛夫的诗《爱的辩证》